您的位置:首页 > 论文 > 经济转型 > 正文    

论城市化与产业结构的互动关系

2011-8-25 12:11:00 来源:《经济纵横》
  作者:曾芬钰
  
  摘要:在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中,产业结构调整始终是一个中心话题,在城市经济与农村经济发展中,城市化也是一个论述的中心。事实上,产业结构的调整与城市化的发展并不是两道毫无关系的平行轨迹: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城市化推进对第一产业的优化作用、对第二产业的提升作用及对第三产业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而产业结构的合理调整同样需要以城市为载体,以城市化为依托,并对城市化的发展起着积极促进作用。
  
  关键词:城市化;产业结构;互动关系
  
  就城市化与产业结构的关系而言,城市化首先是一种产业结构由第一产业为主逐步转变为以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为主的过程,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在整个国民经济构成中所占的比例越高,则城市化水平越高;其次,城市化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就业人口逐步转向非农业就业人口为主的转移和集中过程,其转移速度越快,转移比例越高,则城市化水平越高;第三,城市化也是由落后的农业文明转变为以现代化城市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设施为标志的现代城市文明的过程;第四,城市化是对居民从思维方式、生活方式、行为方式、价值观念、文化素质全面改善和提高的过程,而这一过程的实现是通过第三产业在全社会各方面领域内的全面渗透。
  
  一、城市化与第一产业结构的优化
  
  由二元经济结构造成的社会问题:如贫富差距扩大、地区发展不平衡、城市文化素质差距的扩大等,已经成为影响和制约我国国民经济及现代化发展的障碍。我国二元经济结构矛盾是长期的历史原因形成的,解决和突破这一矛盾的根本出路应是在发展农村经济的基础上走农村城市化道路,实现城乡良性互动,逐步减少农村人口,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增加城镇人口,转变生产增长方式,提高劳动生产率,优化第一产业结构,促进第二、三产业的发展,从而提高农村整体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所以,城市化是解决我国二元经济结构矛盾的根本出路。
  
  我国城市化的滞后及城乡差别呈扩大趋势,使极其有限的农村市场容量制约着农业自身的发展,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农产品买方市场的早熟,阶段性的农产品供大于求,农产品的市场容量难以扩张,使农业生产不可能得到持续增长,农民收入的增加受到严重影响,其根源在于城乡二元结构的存在。不仅如此,二元结构还使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与消费水平的差距不断拉大,农村消费品市场与城市消费品的等级也在不断拉大:城镇市场已趋于饱和的高档耐用消费品受农民收入下降的影响,无法向缺乏有效需求的农村市场转移,使农村的相当一部分潜在需求无法转为现实需求。农村需求结构得不到提升,必然影响与需求有关的供给结构,从而影响与供给有关的产业结构的发展。自1996年以来,我国农业发展已进入新的阶段。一是主要农产品供给由长期全面短缺变为总量基本平衡,许多农产品供给出现了相对的暂时过剩;二是农业发展由资源约束转变为资源与需求双重约束。为解决我国农业发展新阶段出现的新问题,即现有的供给结构不能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客观上要求必须对农业结构进行战略性调整,要全面提升农产品品质、优化区域和城乡结构,实现农业的可持续发展。不仅要解决当前农产品卖难和农民增收难的问题,而且要立足于农业的长远发展。
  随着农村城市化的推进,农民对生活消费品的需求在明显发生变化。根据恩格尔定理,在农产品的消费需求中,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对农产品需求的强度也逐渐递减。当前,大多数居民在基本解决温饱问题之后,开始进入以追求消费品质量、更多地选择新兴耐用消费品和高营养食品方面。与食品消费结构多元化、高级化趋势相适应,我国农业产业结构也必须由以种粮为主和以种植业为主的传统农业产业结构,向多元化、高级化的现代农业产业结构转变。
  
  从农业发展演变的趋势看,由于可以获得聚集经济效益或规模经济效益,农工商一体化与农业产业化是以发达的小城镇为据点。这就要求必须突破传统的城乡二元结构,为城乡一体化铺平道路。传统的城乡二元结构,在城乡之间筑起了一道道资金、市场、技术、劳动力等壁垒,阻碍了生产要素在城乡之间的交流,并影响整个国民经济的协调发展,而农业产业化,通过一体化的利益机制,把贸工农连为一体,可以形成“龙头”在城镇、“龙身”在农村的“龙形”经济,这无疑又有利于促进城市化的发展。
  
  目前,我国经济结构已有相当水平的工业化,农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6%,但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64%,农业劳动力占总劳动力的50%,就社会结构而言,仍然是以农民为主的社会。这种结构性失衡集中反映在城乡居民收入差别的扩大上。1997—2000年,我国农民收入经历连续4年增长缓慢,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差距已扩大为3.5倍。在目前进行的农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中,相当多的地方已经注意到农产品品种质量的调整,发展市场需要的名特优新产品,这无疑是正确的,但相对于市场需求而言,农产品总量过剩仍是当前值得高度重视的大问题,因为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我国农产品供求关系发生重大转折,我国农业发展已进入需求制约为主的阶段,要使农民收入继续有较快的增长,就必须由“大幅度增加农产品供给”的收入增长方式转向“农产品供给平衡增长与农民人数持续减少相结合”的收入增长方式。因此,必须加快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的转移。打破传统的城乡二元经济结构,扩大农产品市场容量及农业经营规模,拓展农业发展空间,增加农民收入,将农业内部结构调整与推进城市化有机地结合起来。
  
  二、城市化与第二产业结构的提升
  
  世界各国城市化的发展历史表明: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是自工业革命以后。而我国在工业化的过程中,城市化始终滞后于工业化。导致我国城市化滞后于工业化的因素很多:如工业发展战略偏差、政府长期重城镇轻农村的政策导向致使农业基础弱、城乡二元结构分离、乡镇企业的分散布局等,但导致我国城市化滞后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国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战略导向及带来的一系列后果。
  
  重工业优先发展模式是一种非均衡模式,其基本涵义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采取各种经济的和非经济的措施,优先发展重工业,从而带动国民经济的高速增长。这是一种以高速度经济增长为主要目标的赶超发展模式,它以重工业部门为经济发展的中心和动力,以高积累、高投入作为其实现的保证。由于重工业产品附加值高,生产规模大,加之政府优先保证重工业生产所需的各种资源,因而,实行这种模式,在一定时期内能实现经济的高速增长。重工业优先发展的战略使我国较早地在人均收入较低的水平上实现了较高程度的工业化。我国的工业化是在市场狭窄的条件下实现的。为能在人均收入较低的水平上实现工业化,国家不得不采取强制措施,在保障基本消费品的供应外,最大限度地压低消费,实现工业的高积累率。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及其工业自我服务的封闭结构,不仅造成国民经济的比例失调,存在经济结构的不合理,对城市经济的发展也产生了直接影响:服务业被视为非生产部门,长期以来受到限制,整体水平较低。国内国际消费品市场和服务市场的发展,对城市发展的作用一直只是从属性的。
  
  1952—1978年,我国重工业产值增长28倍,重加工业产值增长40倍,而轻工业只增长16倍,说明在改革前的30年中,我国产业结构的变动超越了以轻工业为重心的发展阶段,重工业所需资金积累放在了积累能力很弱的农业部门。农业向重工业发展提供积累的基本方式,是以极度低廉的价格向工业部门提供剩余农产品,从而压低了工业部门的工资水平,相应扩大工业内部扩大再生产的能力。同时,由于具有劳动密集型特征的轻工业难以发展,农业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就受到极大限制。1952-1978年,我国城市工业所能提供的新的就业岗位只有3723万个,而同一时期全国城乡共增加劳动力19127万人,绝大部分新增劳动力不得不被安置在农村。
  
  由于我国城市化的发展空间还很大,城市化的推进可以从“城市城市化”和“农村城市化”两方面同时推进:在“城市城市化”的推进过程中,必须遵循城市产业结构的高度化规律,产业结构高度化是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所出现的共同趋势,表现为第一产业向第二、三产业升级演进,由劳动密集型产业占优势的阶段向资本和技术密集型占优势的阶段演进,以产值高度化、资产结构高度化、技术结构高度化、劳动结构高度化为特征。产业结构高度化的转变形式表现为两方面:一是横向高级化,即各产业趋向高增值化目标;二是纵向高级化,即产业结构总体升迁发生质变。“城市城市化”的重点在于城市第二产业结构的整体升级,要从传统的工业领域中退出,转向发展附加值高,以资金技术密集为主的新型行业和部门。
  
  在城市经济走完工业高级化过程,城市原来产业层面即传统工业市场自然可以让给农村市场,根据比较利益原则,将大部分劳动密集度高、附加值低、产量大的工业产品转给农村,使城市工业自然转移到农村市场,但这必须以“农村城市化”的紧步跟上为前提,“农村城市化”的战略核心是乡镇工业企业的发展,乡镇工业的崛起与发展改变了我国农村过去以第一产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开辟了由农村农业的单一农业经济向三大产业综合发展的工业化之路。乡镇企业以大力发展轻纺工业、食品工业、部分电子工业等劳动力密集型工业为主,增加了农村工业的份额,相应提高了农村工业在消费市场的占有率,抑制资金对劳动的过早过度替代,从而使农村劳动力过剩的状况得到缓解。目前,全国农村有27%的劳动力从事非农产业,浙江省则有50%的劳动力从事非农产业。浙江省的城市化率因此比全国高出12.7%,达到48.7%。
  
  虽然乡镇工业的发展引起了“造城”运动——促进了小城镇的发展,但在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下发展起来的乡镇企业,有相当一部分低技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已无法满足集约型经济增长方式的要求,需要进行技术改造、产品升级和规模重组,需要进行产业转移,但基础设施和环境条件相对落后于大中城市的小城镇却无力满足结构重组、产业升级的要求。目前我国乡镇企业有92%分布在村落,只有8%集中在小城镇,由于小城镇规模小,狭小的市场容量成为制约服务业发展的关键因素,服务业达不到最佳规模经济点,不利于第三产业的发展,致使城市功能无法得到充分开发,这又造成城市化效率的低下,致使城镇产业内部结构出现偏差,最终导致宏观经济效率的损失,出现了“小城镇,大问题”的局面。所以,城市化的进一步推进又是乡镇企业结构升级的契机,而这要以发展适当的城市规模为保证。
  
  三、城市化与第三产业的健康发展
  
  第三产业的发展是社会分工的产物,也是社会分工发达程度的标志。在工业化和城市化阶段,城市服务业是作为一个服务和配套的行业而发展的,对城市工业具有很强的依赖性;而当城市发展进入工业化后期阶段时,城市服务业开始作为一个独立的第三产业逐步走上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高级阶段,这表现为城市服务业由自发发展状态走向第三产业的自觉发展状态,最直接地体现在城市服务业内容的演变和深化过程之中。从简单的衣、食、住、行等的商业流通活动,扩展到为生产服务的广告、运输、批发、零售、金融、房地产等活动,为生活消费服务的旅游、文化、娱乐等领域以及一些为社会公共需要服务的部门也成为第三产业的内容。第三产业服务活动专业化的特性推动着城市经济的发展,使其正处于一个方兴未艾的旺盛时期。
  
  从有利于我国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出发,应把我国城市化进程和产业结构调整的重点,放在继续推进工业化和工业结构升级上,但服务业的发展已越来越显示出其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这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在我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中,第一产业近乎无限供给的剩余劳动力,必须大规模地向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转移。但从吸纳劳动力的能力看,第三产业却明显地超过第二产业。据统计,1980—1996年我国第三产业吸纳劳动力的相对速度是第二产业的2.45倍。如果再考虑到第二产业吸纳劳动力的能力将伴随有机构成的提高而呈下降趋势,那么,第三产业无疑将成为我国吸纳劳动力就业的主要渠道。其次,为确保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客观上要求各次产业的增长要遵循一定数量的比例关系。就第二产业来说,其增长尤其是效率的提高,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得到服务业的支持。根据现代经济增长理论,人力资本的增长以及专业化和迂回生产的扩大,是工业迅速增长的源泉。但要注入这些因素,必须要通过生产性服务业的作用,才有可能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分布在生产性服务领域的研究和开发、教育、工程咨询、运输、统计与会计、金融、广告等,都是工业生产过程所必须的中间投入要素,它对降低生产成本以及开发新工艺、新产品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国第三产业发展滞后,与传统理论把第三产业看作不创造价值有很大关系。其实,作为生产过程在流通领域的延伸,第三产业不仅具有直接创造价值的物质生产部门,同时,它更有虽不直接创造价值、却为全社会需要的、有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非物质生产部门。换句话说,虽然第三产业的一些部门并不能直接创造出物质产品,但发达的服务产业却可以为物质生产创造充分的条件,影响和制约着物质生产领域的发展。由于城市经济是一个系统,合理的产业结构会产生出巨大的系统效益,服务产业作为第三产业是城市整体功能发挥的重要条件,落后的城市服务产业会严重影响其他产业经济活动的质量和效率,进而影响城市的整体经济功能。目前,国外发达国家服务产业一般都占到GDP的60%以上,而我国服务产业的比重还不到40%,这一反差在许多国际经济统计表中直接成为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标志,可见,服务产业所占的比重,不仅直接影响着产业结构的关系,而且也成为衡量产业结构合理化程度以及高度化程度的直观尺度。
  
  “到2000年底,我国城市化水平(市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36.09%,比1990年提高9.9个百分点,与国际社会比较,1998年世界平均城市化水平为47%,1995年发达国家和地区为75%,发展中国家为38%,最不发达国家为22%,表明我国城市化水平已接近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根据城市化进程的阶段性规律:当城市人口比重超过20%以后,城市化进程出现加快的趋势。“从世界迄今的经验看,城市人口达到总人口的75%时趋于稳定下来”。由此可见:我国城市化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城市文明的普及率及城市化的全面推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2000年统计数字:第三产业在国民生产总值中只占33.2%,就业于第三产业的劳动力只有27.5%,虽然比以往有所增加,还远远不够。充分说明我国第三产业发展的空间巨大,城市化的全面推进必将全面促进和带动第三产业的大力发展。从另一方面说,第三产业又是城市化的后续动力,因为,随着第三产业逐渐取代工业而渐渐成为城市产业的主角,城市化的“接力棒”由第二产业传到了第三产业,并由其继续推动。这种后续动力作用主要表现在生产配套性服务的增加及生活消费性服务的增加。如果说工业化带来的是城市规模的扩张和城市数目的增多,即主要是城市化在“量”上的扩张,那么,第三产业促进的则是城市软硬件设施的完善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即主要表现为城市化在“质”上的进步。因为第三产业大多是劳动密集型和知识、技术密集型行业,不仅能吸纳较多的劳动者就业,成为加快城市化进程的重要因素,还将有利于提高整个国民经济的运行质量和效益。
  
  参考文献:
  
  [1]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00[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
  
  [2]高  义.中外城市化比较研究[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2.
  作者:厦门大学经济系 曾芬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