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科技教育 >> 文章内容
政策、资金、指导“一个都不能少”
来源:E_laiyuan   2010-11-23 15:32:00

Submitted by zj on 2005, 二月 2 - 11:56. 第一版

自己“造饭碗”,你准备好了吗?杨浦东 摄

  39岁的吴志宏带领手下20多名职工离开上海电气自己创业,成为从上海电气剥离出来的一家集团公司下属企业的总经理。他的目标是把转制后的企业真正独立于母体而立足于市场。作为“上海青年就业创业行动计划”的首批受益者,他不仅获得了创业启动资金,更受到与之相匹配的“服务平台”:能迅速掌握商机,得到专家们关于法律、政策和商业的专业咨询。“对创业者而言,这些好点子,往往比一百万还宝贵。” 吴志宏说。

  51岁的余宝麟,下岗后开过小饭店,也试着做过灯具生意。但由于没有很好的经营理念和经验,两次创业都时间不长就失败了,如今找了个保安的活。“创业风险太大,”老余这么感慨,“不过,要是能有专门的机构指导,我还是愿意自己当老板的”。

  一个幸运,一个失意。两个创业者的经历,从不同程度上反映出目前上海创业市场的现状:尽管创业环境正在逐步走向规范化,创业机制正在逐步趋向市场化,创业管理正在逐步转向社会化,但是如何提高个人创业意识,正确引导社会舆论,不断完善创业环境,使创业者对经营风险、自身资金、业务拓展等方面的“惧怕”降低到最低,恐怕是摆在我们面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从“4050”到“2030”,创业精神生根发芽

  近期,市人大对3740名失业人员的调查显示,在被调查者中,享受最低生活保障的有1047人,占调查总人数的30.4%;享受低保政策的事业人员中在近三个月内求职人数比例为37.3%,而未享受低保政策的同项比例为43.2%……“4050”失业人员成为沪上创业的主力军,这一点早已毋庸置疑。

  然而,目前上海自主创业市场又出现了新的变化。据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促进就业方面的专家盛祖欢介绍,以前一提到自主创业首先想到的是鼓励、帮助4050人员寻找第二次工作机会。但近阶段调查发现,就业问题低龄现象日益突出,上海城镇登记失业人员中16岁以上30岁以下者占了50%以上,而拥有高学历的高校毕业生总体就业率仅为78.44%。这中间,年轻人自主创业的队伍正在壮大,尤其是毕业两三年后,积累了一定经验的年轻人创业的比例明显上升。应当说,这一队伍的壮大是自主创业精神得以生根发芽的源泉。

立法扶持创业,让百姓自己“造饭碗”

  创业不仅是劳动者直接就业的一种形式,而且能够创造出新的就业岗位。但创业说来容易,做来难。绝大多数创业者的家底本来就很薄,哪里还能再承受如此大的创业压力和风险呢?

  据悉,今年市政府将花大气力营造更好的自主创业环境,重点解决两大瓶颈:一是场所,联合各区县、社区等共同开发出更多创业园区;二是资金,鼓励银行多贷款,将在去年政府提供的开业贷款担保资金超过1亿元的基础上有所增加。

  而更为重要的一点,《上海市促进就业若干规定(草案)》正处在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审议阶段,其中增加了大量鼓励创业的内容。本市拟从立法扶持创业,在法律层面上,从开业指导、融资扶持和税费优惠三个方面对创业者予以扶持。具体来说,草案第17条规定,政府应当鼓励劳动者以自主开办小企业、从事个体经营或开办非正规就业劳动组织等形式,创造就业岗位,并为自主开业的劳动者提供开业培训、项目论证、融资举荐等开业服务指导。融资扶持上,市和区县人民政府应当推进和组织建立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推动对小企业的信用担保,为小企业融资创造条件;建立小额贷款担保基金,对劳动者自主开办小企业或者非正规就业劳动组织开办的,给予开业贷款担保和贴息。至于提供税费优惠,是对用人单位吸纳劳动者就业的直接经济支持。草案第19条规定,对当年新吸纳本市劳动者再就业达到一定比例的用人单位或者从事个体经营的劳动者,可以按照有关规定减免税收或者行政事业性收费;对非正规就业劳动组织,可以自开办之日起一定期限内作为非企业组织对待;对从事非正规就业的劳动者,应当按照规定将其纳入社会保险范围,并实行相应的扶持政策。

  当然,光有政府出面还不够,社会民间投入也应积极当好“外援”。多渠道筹集资金,才能更好解决创业者融资难问题,激活民间庞大的创业投资资本。上海大学法学院国际商务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夏善晨建议,发展非官方性质的创业基金组织,并由其开展融资活动,特别是股权融资活动,实施资本授权制、折衷资本制的企业组织形态,以缓解小企业的资本缺口。

“产销链接”个性化培训,创业指导需因人而异

  赚取创业的“第一桶金”,需要面向社会需求,倡导实施个性化职业技能培训模式。对于不同年龄、不同知识结构的创业者,创业指导要因人而异,探索开展更多不同层面的培训;要从专业设置切入,组成由企业、学校、行业参加的专业指导委员会,实现“产销链接”的新型“师徒”、“师生”关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朱荣林就此提出,由“企业大学”培养现代产业工人。他认为,大规模的企业可以自办商学院,培养企业各个专业岗位需要的各类技术人才;小规模的企业可以通过联合办学的方式创办商学院,几个企业共同投资共享人才资源;社会可以推动企业和高等院校联合办学,整合双方资源,企业在学校里培训技术人才,学校在企业中研发技术成果;企业还可以与中介咨询公司联合,由中介为企业提供相关的培训支援。

  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叶建农则认为,对于失业人员,政府应扩大创业培训的规模,开发一批服务性强、技术含量较低的项目,由专门的机构跟踪指导创业者操作。而对那些有志于毕业后自主创业的大学生,则应开设全校性的自主创业选修课,并通过该系列课程的学习和学分制考核颁发“大学生创业资格证书”。同时,为这张证书的拥有者提供申请政府自主创业优惠政策,以及资格培训———专家评估———项目选择———实施方案制订———专家论证———申请小额贷款———专家跟踪等全程帮助。

  提倡灵活就业,就应该鼓励自主创业。创业,政策、资金、指导,真的是“一个都不能少”。

记者 姜晓凌